读书会回顾 | 《大转型》:市场经济的产生为什么这么重要?

DM_20210524200719_001_结果.jpg

本文是合禾堂人文读书会共读《大转型》的回顾,由共读人王瀚博士为大家分享。

除了参加线上读书会,书友们也通过读书会微信群参与长期讨论,群里常有群友组织的共读活动。如需入群,请添加小学人微信(微信号:xiaoxueren9517),并注明“读书会”。

“社区、发展和人类学”读书会:

《大转型》回顾

共读嘉宾:

王瀚,中山大学社会学博士、烟台大学人文学院老师

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分享读书心得。首先读这样一本厚重的书,可能最重要的还是要抓住这个主题,包括作者的这种关怀。我们看到这个标题是“大转型”,我们首先就要问他的这个“转型”指的是什么?是由什么转向什么,以及这个“转型”为什么在作者看来如此重要。

第一次转型

波兰尼说的一个转型是自我调节的市场经济的出现以及兴衰,这就构成了作者所说的第一次的转型;第二次转型大约就是两次大战让人们重新认识这个市场经济以及市场经济之后一些转变,可以称之为第二次转型。全书的重点就是在第一次转型——市场经济的产生。我顺便提一下,就是说这个市场经济被作者看作是工业革命一种非常重要的制度机制。这是市场经济与工业革命的一种关联。与此相关联还有一个概念就是“资本主义经济”,但这里他没有突出区分,也没有强调资本主义经济和工业革命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当然从阅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两者之间是被划成等号的。但是做一些更细致的区分可能会更有益处。

为什么说市场经济的兴起很重要呢?它对于整个历史的进程和走向,为什么会有如此重要的分量?这就涉及到作者提出来的去理解近代史、理解十九世纪工业革命开启的历史进程所采用的一种分析框架。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市场与社会关系”,它构成了波兰尼去认识十九世纪工业革命历史的一个基点。像国家与社会关系是政治社会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在波兰尼去理解工业革命的时候,市场与社会关系就占据了非常主导的地位。

在波兰尼看来,市场经济兴起以前的社会状态是市场嵌入在社会里面的。“嵌入”有“从属”的意思,“嵌入”这个词本身在这本书里出现的次数并不多,它表达的意涵就是说在市场经济兴起以前的状态下,市场是从属于社会的。社会的原则是高于市场原则的。市场经济兴起以后,这种关系就发生了颠倒,就是所谓的市场脱嵌于社会。

正是围绕着市场与社会这两种制度原则或是两种组织体系间的互动关系,或作者所说的双向运动,理解整个十九世纪以来社会变迁的一种动力的机制或基础得以构成。

了解了作者所要表达的主题之后,怎样去把整本书这个串联起来?整本书使用了非常多的资料,资料是非常庞杂的,所以说有一个完整的逻辑对于把全书串起来是非常重要。

市场的自我调节是一种乌托邦

作者分成了两部分来讨论或论证。

第一部分他就是想强调市场的这种自我调节实际上是一种乌托邦,或者说是难以有这样一种真实的社会基础。第二部分他想同时论证社会的自我保护是真实存在的。顺着这两种逻辑,作者把整个资料串联了起来。我们来看一下第一部分作者是怎么论证的,或者作者是怎么向我们说明市场的自我调节是一种彻底的乌托邦。

如果再细分的话,我觉得他对于这样一个小的主题,也分了两部分。第一部分他是想讨论,市场或市场经济的自发演进是缺乏历史基础的。第二个方面他想论证,自我调节的市场经济的哲学基础建立在一种非人性的基础上。这就是他的两个论证点。

我们看一下第一个部分,市场自发演进的非历史性。在亚当•斯密看来,人类有一种自然的或是本质的交换倾向,基于交换倾向,就会形成一种双边的或是多边的互动交易。这种互动交易逐步制度化、规范化、不断演进,就会形成市场,不论是全国性的市场,还是更广阔的世界贸易。这就是关于交换与市场传统的一种说法。

波兰尼例举了很多历史资料来驳斥这种说法。波兰尼认为这样一种市场或市场经济的形成是颠倒过来的,往往是先有了更加远程的贸易,然后才会逐步推动地区性的、小型的交易。在这样一种经济体系形成之后,人们的交换倾向才会逐步被确立起来。

所以,关于市场演进的两种对立说法,引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该如何理解人类的这样一种交换行为?在亚当•斯密的逻辑下,人的交换是一种自然的倾向,可以说是带有本质性的、与生俱来的倾向。但是在波兰尼的论述中,我们看到的习以为常的自然倾向是制度的产物,它是在已经有了一种市场经济体系之后人们的这种倾向才会被逐步建立起来。这就是两种完全这种对立的说法。

波兰尼为什么这么费力地想去戳破或重建关于如何人类交换行为的理解,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想说我们去理解交换的时候,交换有非常多不同的形态。大家注意到这几个这个英文单词:barter、truck、exchange,在书中译者也多次强调,这几个词在英文的通常翻译下,都跟“交换、交易”差不多,大致指的都是同样的一种社会或是行为举止。这些同义词提醒我们:外在看上去是一种交换行为,实际上它背后是有很多种形态的。我们通常见到的交易行为可能是基于获利的交易,但还有很多非经济动机的交换。比如库拉圈的礼物流动。在这本书里也有提到库拉圈,但是没有被重点提出来。但是我在这里想重点介绍一下。

库拉圈是在群岛这样一种区域体系下,在不同的岛之间,臂镯以逆时针的方向流动,而项圈以顺时针的方向流动。这种流动对于这个区域体系下的人们来说可能并没有特别重要的实用性价值。但是两种礼物在这样一个范围内流动意味着什么?就是说这段时间这个岛的人接到了前一个人的项圈,过段时间之后,手环就会传递过来,他就会把这个手环的再给这个人。这个所谓的礼物流动,跟我们现在意义上的交易截然不同。这就推演出了波兰尼在论述中所说交换背后可能是一种互惠。

在交易中,我们看到亚当·斯密说的酿酒师拿酒去跟屠夫的肉交换,他们之间是各取所需,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而进行的一种交换。但是像库拉圈,是拿没有特别的实用功能的两种东西在交换,它是基于一种互惠的原则。

在互惠原则下,促使交易形成的往往并不是所谓的满足各自的需求,而是出于回礼的道德义务。你给了我一个项圈,等我之后拿到臂环之后再给你。所以说它之所以会形成交换,实际上是出于道德义务。也就是说交换有很多种形态。而且这种非经济的交换在19世纪之前往往占据着更主导的地位,而交易只是十九世纪工业革命以后,市场经济体系形成以后,才逐步占据了主流。这是作者论证的一个基础。

自我调节的哲学基础

第二方面,这种自我调节的市场经济,它的哲学基础往往是建立在非人性的基础上。作者在这里没有局限于道德批判,他不是一味地说市场经济下大家如何被商品化,大家怎么悲惨,他更多以经济史的方式考察市场经济确立过程中如何“去人化”。

如果说人有不同的交换形态,可能以前的人们是基于道德的义务,后来这种道德义务的交换逐步让位于基于自我满足需求的交易。这样一种过程是如何达成的?波兰尼注意到这样一种转变的背后,有一种非常重要的学说体系在支撑着。因此他试图剖析、解构这种学说体系,这种说辞,去思考这个市场经济体系的意识形态是如何被生产出来、被这个社会接纳的。这就是他之后围绕着《斯品汉姆兰法令》展开整个章节的铺排。从《斯品汉姆兰法令》一直到 “撒旦的磨坊”的结束可以说是全书论证的一个高潮。

简单说一下《斯品汉姆兰法令》,它是十八世纪末一种针对劳工生活的救济体系。它试着给劳工设定一个最低收入的标准,这个最低收入正好可以满足一个家庭的食品需求。这个补助来自于公共的基金或是补贴。虽然劳工的实际收入一直可以满足温饱,但是我们发现他的工资是在下降的,原因就在于这个补助没有明确的节制。工人干多干少都差不多,所以工人的懒惰倾向就这样被培养起来了,雇主就可以不受限制地降低工人的工资,然后工人也不着急,反正有公共的资金来补助,反正两者相比之后就可以满足他的温饱。

这就是《斯品汉姆兰法令》的一个基本规则。《斯品汉姆兰法令》只是地区性的一种临时补救措施,在整个英国经济史中,可能只有波兰尼把它抬到如此高的这样一种地位,把它看作是整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催化剂。波兰尼认为它说明了任何社会救助、社会保障最怕的就是养懒汉。

《斯品汉姆兰法令》也造成了一种恶果,就是赤贫化。这个“赤贫”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贫穷,而是指好吃懒做。就是明明有充足的劳动生产力或是力量,但是不好好劳动。我们可以这么通俗地理解它,劳工阶层不劳而获的形态就逐步形成了。它产生的非预期后果是当时一批思想家和社会观察家看到了这种状况,因此意识到在工资体系下去对工人进行补助,一定会造成好吃懒做的恶习;能够让工人去勤奋工作的唯一途径就是让他们感受到饥饿。因此,波兰尼在书中是在强调《斯品汉姆兰法令》最重要的不是经济、政治效应,而是在社会意识层面上产生了这样一种效应。“迫于饥饿才能让人们工作”这样一种说辞逐步地被社会接受,并且进入到了当时最一流的思想家的思想体系中。这就是波兰尼眼中这个法令的重要性所在。

波兰尼紧接着分析当时的政治经济学如何形成,或者说,它背后的哲学基础在哪里?《斯品汉姆兰法令》让人们意识到让工人去工作一定是通过免于饥饿的这样一种动力,只有把两者联系起来才能够形成工资的自由浮动,紧接着之后才会建立起一种劳动力的自由市场。我们看到工资铁律这样一种学说就这样被建立起来。

工资铁律在我们熟知的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的本质就是工人的工资应该参照什么样的标准。工人的工资应该更多参照他的生活必需品,通常说是食品,要把工人的工资和食品相联系起来,二者之间要进行挂钩。这就是整个政治经济学的构建基础。

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到工资铁律对于劳动力的一种假定,它把关于人的激励和食品联系起来。它对于人的假定是用人的生物性的基础来认识市场中的劳动力。由这些生物性的人所构成的社会,就是波兰尼在书中说的“社会被发现”。

在这样一种社会体系下,我们发现迫于饥饿的这个人,或是受到激励的人所组成的社会是可以达成某种自我平衡的。实际上,整个十八、十九世纪的时候,不仅仅是经济学方面的思想家,包括政治哲学方面的,像这个书中举的曼德维尔或是汤森的关于蜜蜂或是山羊和狗这些寓言故事,都隐含着一种观点,即如果让人们在自私自利的基础上去自由竞争,就会带来某种平衡,这种平衡会带来某种社会的稳定。这就是自由主义对于社会秩序观的一种认定。

波兰尼在这里非常猛烈地指出了他们整个学说背后的前提假设,就是对于人的生物性要素的过分拔高。基于此,波兰尼论证了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是怎样的不可靠。接下来,他就试着去阐述社会的自我保护是如何真实存在的。

社会的自我保护如何存在

同样地,他在这里面也有两层的论证逻辑。第一部分还是反证的逻辑,沿袭了前半部分。他还是想接着讨论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是可能的吗?如果它是不可能的,他就可以得出这样一种结论:社会保护是一直存在的,因为有社会保护的存在,所以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也就是不可能的。这是它的第一层逻辑。

与此同时,他也需要这个正面的例子,来证明社会保护运动确实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着的,并且发挥了作用和影响。如果说前面部分的分析更多是从历史、经济史、人类学这些学科视角来进入、来剖析的话,这部分它直接就针对政治经济学的内部逻辑来做正面的回应。他试着去分析政治经济学内部的逻辑也是不够自洽的。所以他提出了政治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三个生产要素:土地、劳动、货币,针对这三者与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展开对话。

这个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什么?这部分是我在书中摘抄下来的:第一,劳动力要在市场上发现自己的价格,就是劳动力市场要按照自由竞争原则来定位自己的价格;第二,货币发行多少应该受金本位制的支配,就是发行多少货币要看你黄金的储量是多少;最后,是国际自由贸易,这个比较好理解,说的是货物要在国与国之间自由流动。

为什么说这样一套机制能将这三者串联起来?它自动调节机制的逻辑在哪里?简单来说如果有两个国家,它各自发行的货币数量都是建立在各自的黄金储备上。当两国出现贸易的时候,必然会有一个国家的进口多,另一个国家的进口少,就会出现顺差和逆差。么逆差国是什么?就是它的进口更多。进口更多延伸下来意味着它的黄金数量是有一定外流的。你的黄金变少意味着相应的基础上,你国内的货币发行数量也要跟着减少。如果此时商品的生产总量不变的话,你商品名义上的价格就会下降。同时因为你商品价格下降,你更廉价的商品就会更有机会流回。这就是我们说的自由贸易或是市场经济自动调节机制的内在逻辑。

波兰尼就是要论证这套逻辑是有问题的,自我调节的经济体系是有内在危害性的,我们知道像金本位制的好处就是什么它不会有通货膨胀。因为你发行多少货币都是与你的黄金储量挂钩的,但是它的危害就是非常容易通货紧缩。波兰尼认为通货紧缩对于生产组织,比如企业、工厂,有一种非常严重的危害性。我们说整个由逆差变成顺差的过程在理论上是逐步扩散的。但实际上,当国内的商品价格在下跌的过程中,长期看可能把逆差变成顺差,但短期内的话价格下跌对于整个企业会带来非常大的破坏。企业如果价格下跌的话,它可以降低自身的成本来逃脱这样一种危机。

这说明了什么?如果整体商品的价格下跌,工人的工资跟最低粮食价格挂钩的话,意味着工人的工资也可以跟着下降,企业的成本就可以减降,企业的利润就可以得到保障。所以说最终所有的危害还是转移到了普通的工人身上。这是波兰尼从通货角度考虑自我调节机制是有一些不自洽的,或是内在有一些危害性。所以说对通货进行某种干预和调节是非常必要的。在历史上,它也一直存在的。

我觉得在整个论证过程中,从正面去论证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是乌托邦会更顺畅一些,但如果要正面回应社会保护运动也是真实存在的,可能会稍微困难一些。给我整体的感觉是波兰尼在这部分的时候,可能会稍显乏力。

我们来看一下波兰尼是怎么切入的。他的重点是在“自发性”这三个字上,它是要证明社会保护运动是自发的。所谓的自发就是对于潜在的市场经济的威胁有种自发的反应,它不是某个团体或某个阶级有意为之,而是社会整体的一种自然反应。他列举了很多社会保护运动。在这些论证细节中,我们可以看到波兰尼眼中的“社会”是什么?他列举了很多种社会保护运动,我归结的起来可能大致就这几种:立法、反抗性运动、国家干预。

关于社会保护运动,比较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波兰尼要去论证社会保护运动是自发的,而且带有一种整体性,而不是某一部分人、某一部分团体的蓄意行为。他把这个争论焦点转移到了跟马克思的对话上。这部分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也是比较有趣的地方。他说变迁的动因还是由外在力量决定的,仅仅涉及变迁的机制时,才会依赖于内在力量;所以说挑战是针对社会整体的,应战可能才是各个团体、部门和阶级的。

在讲如何理解社会运动时,他觉得在分析单位上应该用社会整体,而不是马克思的阶级。他觉得阶级的分析在理解社会保护运动的时候是有一定局限性和片面性的。这是他论证社会保护运动的真实存在时要注意到的几个细节。

波兰尼的遗产

最后我要说一下波兰尼的遗产。

在这次准备过程中,我发现在各个学科的体系或教材中,不论是经济学、社会学或者是人类学中,可能都不会出现波兰尼这个名字。他可能不属于任何一个学科,也确实他的这些论述可能确实够不上对各自学科体系会有怎样的影响。

但是我们会发现,有很多的分析,都很愿意去把各自学科体系中些重要的人物跟波兰尼进行比较。比较典型的是马克思和波兰尼之间的比较,还包括跟诺斯或是格兰诺维特等人的比较。所以他的重要性就体现在他的这个关怀,或者是他对于十九世纪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的处理上,以及他所使用的一些比较重要的资料上。这些都使得他在整个社会科学中处于一种比较特殊的位置,所以在现代学界或是在学术分析中人们非常愿意去把它拿来进行比较。这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内容,谢谢大家!

关于读书会

DM_20210524200719_002_结果.jpg

读书会现有两个书友微信群,人数将近1000人。

我们欢迎各位社区相关的实践者、研究者、以及所有关注社区发展议题的朋友们加入合禾堂读书会一起共读。

有意愿的朋友请填写下方报名问卷,我们会有工作人员与您联系。

DM_20210524200719_003_结果.jpg

如果您只想参加线上每月的公开读书分享,请关注合禾学堂公众号,获取即时信息。

DM_20210524200719_004_结果.jpg

你好社区,是正荣发起的聚焦提升社区共建共治共享的行动计划,旨在贯彻落实党中央“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关精神,践行正荣集团企业社会责任,搭建社区行动参与平台,凝聚多方力量,实现健康、互助、幸福的社区美好生活。


项目对接人:吴军军
联系邮箱:261974950@qq.com